9.0

2022-09-02发布:

偷拍 自怕 在线 亚洲流氓师表225-226

精彩内容:


225

  天亮時分,彭磊最先醒了過來,身旁左右還各睡著一位光溜溜的美女,臉上充盈著滿足的表情和春潮未退的余韻,溫熱滑膩的肌一膚緊貼在自己身上,讓他再一次有了晨勃反應,大手沿著芳姐的雪峰一路滑到了那片雜草叢生的花園聖地,那裏經過彭磊一夜的耕耘,到此刻仍舊是泥濘不堪,他只隨便的撥弄了一番,便是濕淋淋的一片了。

  芳姐迷迷糊糊中被彭磊給逗醒了,美眸微閉,嗔怪地拍了他一掌:“一J磊,你幹嘛呀,昨晚還沒折騰夠,大清早的又來折騰人?”

  彭磊笑道:“芳姐,這哪能叫折騰呢,看你昨晚不是叫得挺歡的。要不咱們再來做個晨練?”

  “去,去找你的小麗晨練去吧,姐姐我還要再睡一會。”

  “小麗就算了,她還太小,我怕她承受不住。”

  彭磊看了眼小麗,這丫頭昨晚被彭磊折騰得夠嗆,此刻睡得正香,兩條玉一腿雖然緊緊地閉合著,仍有一小股青黑的小草從雪白的腹股下躲躲閃閃地冒了出來。

  段芳有些生氣道:“你心疼錢她,就不怕我受不了?”

  彭磊一邊在芳姐的股間撥弄著,一邊打趣道:“小麗她那是剛開發的生地,哪比得你這塊熟地。你沒聽俗話說得好:只有累死的牛,沒有犁壞的地。芳姐你這塊地實在是太肥了,讓我犁了還想犁,就算累死也心甘。”

  段芳仲手去彭磊腿間一摸,果然那玩意又頂起了老高,不禁又好笑又好氣:“我就奇怪了,你的精力怎幺那幺旺盛,每次做起來跟個公牛似的,時間又長又粗野,再加上你那幺大的玩意,姐姐這塊地再好,遲早也會被你給犁壞了。”

  “芳姐,沒關系,這次我保證會很溫柔的,你繼續睡你的覺,我做我的事。”

  芳姐還在抱怨著,彭磊已翻過身爬到了她的背上,碩大的寶貝從芳姐雪白圓潤的臀股間滑了下去,很快就找到了位置,准確地進入了芳姐的那塊一畝叁分地裏,賣力地耕犁起來……

  芳姐無奈,只得將雙臀微微地翹起,承接著彭磊征伐,這一刻她也被彭磊弄得無法再睡了,微閉起雙眼享受著彭磊那有規律的抽動所帶來的無邊快感,一邊低低地呻吟著,一邊有一句沒一句和彭磊聊著天。

  “小磊,你發現沒有,你的性能力實在是太強了,強得都有些變態了,一弄起來就沒完沒了的,特別是第二次,老半天都射不出來,昨晚要不是有我撐著,小麗只怕是會被弄死了不可。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你還是找個時間去醫院裏看看吧?”

  “芳姐,我自己也覺得奇怪,自從上次蜂子蜇過之後,我在這方面的欲一望就變得特別的強烈,而經過小梅她爸爸的治療後,我的能力也變得越來越強,強得連我自己都有些害怕了。’彭磊也有些無奈,昨曉他性致大發,上演了帽子戲法,而且一次比一次久,把她倆折騰得連聲求饒,特別是第叁次,連他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了,把小麗這幺嬌嫩的女孩弄得幾乎暈過去了。

  “嗯,哦……你輕點……”

  段芳微微地弓起身子,兩團雪一乳在彭磊的魔爪下不停地變換著模樣,“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你還是找個時間去醫院裏看看吧?”

  “算了,我想我的問題還是得找小梅的爸爸才行。”

  彭磊暗道,正好那個縣委書記要他帶她去找趙醫生看病,自己也可以順帶向師父請教下有沒有什幺辦法能幫自己這個問題解決下,要不然一天到晚就想著這種事情,自已可就真的成種馬了。

  一回頭,卻見小梅的眼皮跳了跳,隨即又緊緊地閉合在一起,他知道這r頭肯定醒了過來,正在那偷看他和芳姐的表演。

  他也不揭破,伸手去那對玲珑剔透的小肉包上捏了兩把,小麗便乖乖地睜開了眼睛,小臉上滿是暈紅地看著他,長長的眼睫毛拼命的眨動著。

  彭磊一邊在芳姐身上運動著,一邊笑著打趣道:“小麗,是不是又想要了?”

  “不要。”

  小麗嚇得趕緊抓過被子捂住了自己,芳心兀自f、蔔亂跳,兩腿間的嬌嫩之地到現在仍舊隱隱的生痛,哪還經得住老師再一次的征伐。回想著昨晚的瘋狂,連她自己也嚇了一跳,自己仿佛變了個人似的,竟然毫無羞恥地艱芳姐和老師玩起了叁人遊戲。

  “小磊,你就別嚇唬人家小麗了。”

  段芳嬌笑推了推彭磊,“哪有你這樣當老師的,把自己的女學生吃了不說,還把人家嚇成這樣了。你弄好了沒有,咱們也該起來了,一會小麗還要回學校呢!”

  彭磊悻悻地從芳姐身上爬了下來,忽然掀開了被子,在小麗的驚叫聲中,抱起她下了床,大步地向浴室走去。

  “老師,你,你要幹什幺?”

  小麗戰戰兢兢道。

  “還能幹什幺,當然是一塊洗澡了。”

  彭磊一邊幫小麗擦洗著身子,一邊在她玲珑曼妙地嬌軀上猛揩油水,剛才沒發泄出來的欲一望又漸漸地冒了出來,當搓洗到小麗兩腿間的敏感處時,小麗忍不住輕聲地哼了起來。

  彭磊關切地問道:“疼嗎?”

  “嗯,有一小點。”

  小麗怯怯地點了點頭。

  “小麗,對不起,都怪老師太粗魯了。來,讓老師幫你看看。”

  “別看了,我……”

  小麗羞得捂住了雙腿。

  “聽話。”

  小麗乖乖地只得張開了兩腿,任由老師蹲在自己面前,仔細地察看著自己的嬌羞之處,俏臉早已一片通紅,芳心內卻是歡喜不已。

  看看小麗的稚嫩花園被自己弄得紅腫不堪,彭磊也有些懊悔不已,可每到那時侯,自己竟又如中魔障一樣難以自制。他小心地看著,忽然一低頭“噢……”

  小麗象小貓似的叫了起來,用手猛推彭磊的頭,“啊,老師,體……不要啊,那裏很髒的。”

  可彭磊並沒理會,仍舊用嘴親吻著少女的嬌嫩之地。

  小麗還是第一次體驗到老師給與她的這種別樣的刺激,這完全不同于做一愛的另類愛一撫,所産生的酥麻快感讓她興奮得快暈過去了,難怪老師這幺喜歡她用嘴幫他那個,這種感覺真的好美妙啊!

  不一會,羞處傳來的越來越強烈的感覺讓小麗象是要飄了起來,撫在老師頭上的手松了,身子也綿軟了下來,只剩了低低地嬌吟聲,雪白的嫩乳隨著心跳突突亂顫,纖細地長腿在老師的撫愛中微微地顫賈著,幾乎要軟倒在地上……

  好一會,彭磊才站了起來,將她摟在懷裏,熱切地吻上了她的小嘴,濕漉漉的舌頭鑽進她的口腔,帶著一股糜爛的味道,與她的丁香小舌糾纏在一起。

  直到吻得小麗快喘不過氣來,彭磊才放開了她,臉上滿是戲谑地笑容“小麗,舒服嗎?”

  “嗯。”

  “味道怎幺樣?”

  “啊,老師,你太壞了。”

  小麗從余韻中清醒過來,忽然發覺老師竟然用剛親過自己那裏的嘴來吻自己,那自己豈不是在間接地……而且老師的唇舌上似乎還沾著許多的津液,全都渡到自己的小嘴裏了,這這真的太羞人了。

  不一會,段芳也進了浴室,笑嘻嘻地看著他倆:“你倆鬧夠了沒有?”

  “還沒呢。”

  彭磊一把將芳姐拖了進來,將她按在了身下…

  叁人又在洛室裏嘻鬧了半天,這才收拾妥當去退房了。

  在街邊小吃店裏吃早點的空當,段芳見旁邊有家藥店,便獨自進去了一趟,不一會再出來時,她把小麗拉到了一邊,悄悄地遞給她一盒藥片,吩咐道:“小麗,你一會把這粒藥吃了。”

  小麗好奇地打量著這盒藥:“芳姐,這是什幺,我又沒生病,爲什幺要吃它?”

  “這是事後避孕藥,昨晚小磊有兩次都弄在了你的裏面,你要是不吃了它,萬一不小心懷上了可就糟了。”

  段芳細心地爲她講解著,“男人嘛,一做起那事來就都光顧著自己舒服了,哪還顧得上替咱們女人著想,所以你以後自己可得多注意著點,下次小磊要是再和你做這種事,你可一定要記得讓他戴套,要不然就要記著在事後買一盒這種藥來吃,記住了嗎?”

  “嗯,我記住了。”

  小麗聽芳姐這樣一說,也是後怕不已,忙不迭地點頭,她可還是學生啊,真是有了小寶寶那可就糟了。

  吃過早點,彭磊和段芳把小麗送到學校,和她告別後,便去車站買票回盤山9了。

  王麗提著大包小包地物品回到宿舍,立刻便引來了幾個室友的圍觀。看著她的新衣服,幾個女孩子眼睛紅得發亮,一個個地爭搶著拿去試穿,當她們得知是小麗的帥表哥買給她的時,更是羨慕得要死,一個個花癡地向王麗打聽著她表哥的情況,讓小麗驕傲的同時.也不覺地在她們面前挺起了腰{只有那個被彭磊調戲過的長腿MM甄曉婷,遠遠地站在一邊,一臉幽怨地看著王麗。



226

  學校即將開學,所有的學生老師都已回到了學校,冷清了一個多月的校園又再次熱鬧起來。

  闊別了一個暑假的同事再次見面,一個個親熱得跟許久未見的情一人似的,彭磊一大早從縣城趕回來,剛走進辦公室,跟大夥打了個招呼,李喬迎面就過來給了他一個擁抱:“咱們的彭大帥哥終于回來了,來,先讓哥抱一個。”

  彭磊好不容易從他懷抱裏掙脫出來,看了眼站在他身邊的何豔婷,笑著張開手臂:“何老師,你不給擁抱?”

  何豔婷笑而不語,李喬卻著急了:“你們兩個就免了吧!”

  何豔婷朝一邊努了努嘴,笑道:反正咱們的張大美女還在旁邊盯著呢“沒關系,彭老師想抱盡管抱就是了彭磊丟開他倆,徑直走到了路豔豔的辦公桌旁坐了下來:“豔豔,老校長沒找我的麻煩吧?”

  “怎幺沒有。”

  豔豔嗔了他一眼,“昨天下午開會,全校就你一個人沒來,氣得老校長吹胡子瞪眼睛的,讓你一回來就去他辦公室一趟,說是非好好收拾你一頓才行。”

  “靠,你不幫我請假了嗎?”

  彭磊有些著慌,他還是有些怵那老陳頭的。

  豔豔見彭磊緊張兮兮的樣子,不禁嫣然一笑:“看你都緊張成什幺樣子了,逗你玩的呢。老校長是在找你,不過不是要教訓你,而是有好事等著你。”

  “什幺好事?”

  “暫葉保密,等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張豔豔笑著轉移了話題,“對了,你這次去縣裏是不是走了縣委書記的門路?”

  “你怎幺知道?”

  彭磊有些吃驚,他還沒來得及告訴豔豔,沒想她就已經知道了。

  豔豔道:“是爸爸告訴我的,好象他也是從韓老板那裏聽來的。不過,看爸爸的樣子似乎很開心,他讓你下午下了班跟我一塊回家吃飯。”

  “哦,我明白了。”

  彭磊之前一直沒明白韓老板爲什幺會突然出現在盤山鄉,直到在和楊書記一起吃飯的飯桌上,才模糊地了解到韓老板來盤山鄉是爲了李家村鐵礦的事情,那幺自已的未來老丈人做爲盤山鄉的鄉長,跟那個韓老板有來往也就不足爲奇了。

  彭磊在走進校長辦公室之前還有些忐忑,一直在猜想老校長能有什幺好事找他,不會是讓他去擔任新生班的班主任吧?

  “哎喲,這不是咱們的彭大忙人嗎?怎幺,現在掙大錢了,連班也懶得上了是吧?”

  看見彭磊走進辦公室,陳校長板著臉站起來。

  “陳校長,你就別這樣挖苦我吧,昨天真的是有事來不了。”

  彭磊看校長臉色不對,小心翼翼道,“校長,聽說你有好事要找我?”

  “你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一些,這次就饒過你了。來,坐吧。”

  陳校長忽然收回緊繃著的臉,笑呵呵道,“今天找你來,當然是有好事了。”

  彭磊見校長沒有真的生氣,膽予也大了起來,不置可否地搖頭道:“我不信,上次你也說有好事,讓我去當什幺語文組的組長,還非要安排我上台講話,結果害得我當衆出醜。”

  “你別不信,這次還真的是好事。”

  老校長裝模做樣的拿起一份文件看了看,一臉神秘道,“再過十多天就是教師節了,市裏的中學生作文競賽拖了好久,這回總算是定在教師節舉辦了,咱們中學有一個優秀教師代表的名額,可以參加全縣的教師調研團隨同縣裏的參賽學生一起到市裏去觀摩取經。小彭,你想不想去?”

  “去,當然想去了。”

  彭磊興奮地站了起來。

  “那好,這次就派你去了,你的名字我已經報到縣裏去了。”

  陳校長慈愛地看著他,“另外,我還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你可要有心理准備哦!”

  好事成雙,還真的沒錯。彭磊眼巴巴地看著校長:“什幺好消息?”

  “鑒于你上個學期在工作上的表現,經校委會研究,決定提拔你爲教導副主任,申請報告已經交到縣教育局了。”

  陳校長語重心長道,“小彭,這段時間你努力工作,好好表現一下,千萬別再象以前那樣,吊兒明當了。你要知道,這次爲了提拔你,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才爭取到大家的一致通過。”

  這果然是件好事。彭磊沒想到自己才來了一個學期就能混個官當了,雖然他並沒有官瘾,可有官當誰不想當啊.更重要的是自已上學期的表現並不好,還經常遲到請假什幺的,可老校長仍然如此看重自己,那叫一個感動呀!

  彭磊握住了老校長地手使勁地捏:“陳校長,你可真是我的伯樂,是我人生道路上的指路明燈,我對你的景仰有如……”

  “打住,你小子少跟我來這一套。”

  陳校長嘴上說著不吃這套,可臉上卻也笑開了花,“不過嘛,你也高興得太早了,我現在還需要給你加點擔子,考驗下你才行。”

  彭磊頓覺不妙,苦著臉道:“老校長,你不會是要讓我去當新生班的班主任吧?”

  “不錯,就是這個意思。我已經決定了,就由你來擔任初一班(二)班的班主任兼語文老師,這次你不幹也得幹了。”

  老校長詭計得逞,呵呵大笑起來。

  縣委家屬大院裏。

  許政存下班回到家裏,還沒來得及把公文包放下,沙發上坐著的許海德就跳了起來,氣急敗壞道:“爸,那個盤龍會所是怎幺回事?你不是說讓它再也開不了張嗎,怎幺昨晚又開始營業了?”

  許政存鐵青著臉道:“小海,我看這件事就到此爲止了,你以後不要再去招惹人家了。對了,那小子到底是什幺來頭,你知不知道?”

  許海德冷笑道:“他不就是個小小老師,有個當鄉長的未來老丈人給他撐腰而已,還能有什幺來頭?要是在縣城裏,我早就把他捏螞蟻似的捏死了,哪還用得著蒼爸你來出面了。”

  “你知道個屁!-天到晚就知道惹事生非,到頭來還不是讓老子給你擦屁股。”

  許政存將公文包重重地扔在了桌上,怒道,“一個小小的鄉長而有這幺大的能耐?你知道盤龍會所的事是誰出面解決的嗎?告訴你,是新來的縣委書記。”

  “是那個女人,這不可能吧?”

  許海德也吃了一驚,這個新近才從市裏空降來的縣委書記他也聽說過了,是個相當有手腕的美豔女人,剛調來沒一個月,就把一位紀委副書記辦進牢裏去了,那個姓彭的家夥的底細他早就調查得一清二楚,不過是個很普通的教師而已,除了一個當鄉長的老丈人外,根本就不可能有什幺後台,怎幺可能會和縣委書記搞到一起了?

  “怎幺不可能。公安局長給我打過電話了,說是楊書記親自跟他打的招呼,要他把盤龍會所的事從輕處理。這幺小的一件事,竟然能讓縣委書記親自出面說情,可以想象那個人和楊書記之間的關系有多硬。”

  許政存坐到了沙發上,沉聲道:“小海,我問你,你和那個姓彭的到底有什幺過節?”

  “我……”

  許海德猶豫一會,“那個姓彭的是小文的前男友,所以“你”許政存氣得好半天說不出話來。“你怎幺就知道給添亂,你就不能象你妹妹那樣,給我省點心不可以嗎?”

  正在廚房做菜的小文心頭一跳,手中的鏟子差點掉藩在地。

  許海德的母親王馨雲忽然從裏屋走了出來,聲音裏帶著絲驚慌:“小海,你說的是不是盤山中學的語文教師彭磊。”

  “嗯。”

  許海德點了點頭。

  王馨雲的臉色頓時就變得蒼白,有些失控地指著兒子罵道:“你搶了別人女朋友還不夠,幹嘛還要去惹人家。”

  許海德吃驚道:“媽,你這是怎幺了,我哪裏惹他了,明明是他先惹我的。”

  王馨雲怒道:“我不管,反正從今以後,我不許你再去招惹這個人。”

  “哼,你們怕了,我才不怕,我要不把這小子整趴下,我才不會甘o。”

  許海德沒料到母親也會如此責備他,憤憤地站起身,午飯也不吃就沖出了家門。

  “馨雲,你這是怎幺了,這件事也不能全怪小海,你幹嘛發這幺大的火?”

  許政存看著兒子的背影連連搖頭,他也有些奇怪,她這個當媽的一向都很護兒子,怎幺今天會如此失態。

  “你看看,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好兒子。”

  王馨雲狠狠地頂了丈夫一句,也懶得和丈夫多說,扭身回到臥室,悶悶地躺在了床上,那個小男人的影子又浮現在了眼前。

  自從那次到盤山鄉視察時和彭磊發生了一夜一晴後,她的生活就徹底的被打亂了,這個男人在床上帶給她的無與倫比的快感,重新激起了她對這方面的強烈渴望,讓她會不時地想念起他,想念起那個美妙的夜晚,甚至因此對自己的史夫産生了排斥,拒絕再和丈夫睡在一張床上。

  但是,她很快便知道這個男人竟然是自己兒媳婦的前男友,自己的兒子當初橫刀奪愛,搶了別人的女朋友的事她是清楚的,那幺這個男人引一誘自己和他上一床的目的很明顯就是在抱複她了。

  而後來在餐廳的衛生間裏發生的一切更證實了她的猜想,那個邪惡的小男人在衛生間裏毫不留情地羞辱她,在帶給她強烈快感的同時,還將他那個惡心的玩意強行塞進她嘴裏,並且把那些肮髒的液體射在她身上的那一幕,更是讓她切齒難忘,象個魔障似的糾纏在她的腦海裏,讓她對彭磊恨徹心肺,甚至因此而遷怒于兒媳婦身上,經常有事沒事的挑小文的刺。

  眼下,這個邪惡的小男人又再次出現了,並且擾亂了她的家庭,或許這就是報應吧!

  王馨雲午飯也沒吃,暈乎乎地去上班了。坐在舒適的皮椅上,剛打開放在桌上的一份文件,立刻就看到了那個讓她憤怒讓她羞辱的名字,王馨雲只覺得眼前發暈,抓起文件就撤了個粉碎。

偷拍 自怕 在线 亚洲